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國   西藏社會科學院.中國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頁->專題活動->西藏歷史研究之口述史學術研討會->內容

口述歷史與中國當代社會史研究(摘要)

日期:2011年08月23日10:16 點擊數:

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  姚力

在西方史學界,口述歷史一直被劃歸于社會史之下,它的治史理念、研究取向,以及史料特色等都與社會史異曲同工。口述歷史產生之初,史學界更多地把它視為一種活史料,因其彌補文獻史料的不足,凸顯了它的價值和地位。一直到了1970年代,口述歷史研究者才開始重視并著手撰寫來自下層社會的歷史。于是,平凡大眾、勞動階級、弱勢群體開始成為口述訪談的對象,他們不再只是歷史中渺無聲息的數字,而是獲得了將自己經歷、行為和記憶登堂于史書的機會。那些曾經被檔案資料忽視的事件和人群以口述史的形式被記錄下來。這種轉變并不簡單地表現為研究對象的轉換,而是隱含著歷史觀的變化。口述歷史內容不斷拓展,廣涉社會生活史、家族史、婦女史、勞工史、個人題極其廣泛。口述歷史制勝的關鍵就在于生命敘事。原因在于,這些故事講述的是他們自己的親身經歷,感人至深;還在于在個體生命的講述中映襯出了宏大的社會主題。也就是說,它一方面重建了人民曾經活過的日子,另一方面又將個體與社會緊緊聯系起來。這是口述歷史的魅力所在,也是中國當代社會史的研究旨趣。盡管記憶可能出現偏差,個體記憶中承載著時代的集體記憶,任何個人都不是孤立的存在,看似個人生命歷程的講述,表達的卻不只是個人生命的苦樂辛酸,而是一個家庭、一個群體、一個時代的共同經歷和命運。集體記憶一旦形成,它會影響到人們的共同歷史意識,口述歷史通過講述來喚醒人們的記憶,從而發現和揭示其中隱含著的社會關系、社會結構,以及群體的社會心理。碎片化是近年來社會史研究中出現的突出問題。雖然目前在中國當代社會史研究中表現得并不明顯,但它實質反映出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即如何處理微觀個案研究與宏觀整體洞察,展示歷史細節與運用理論分析的關系。口述歷史的研究實踐證明,這兩者不僅不是相互矛盾、不共戴天的,而且只有既兼顧又結合,才能夠結出好的成果。細節是歷史的載體,沒有細節歷史勢必顯得空泛,但拘泥于細節的堆積歷史又難以給人整體感。從細微處著手和切入,時時牽引和昭示著重大的歷史事件和背景,最終落腳于對歷史原因、經驗和規律的把握,這才是中國當代社會史研究應該做和必須做的工作。作為一種研究方法,口述歷史被歷史學、社會學、人類學、民俗學等多個學科所應用,并因而形成了富有交叉學科特點的研究成果,口述歷史民族志就是其中比較典型的一例。它是指以人類學田野作業方法為基礎,搜集口述訪談資料,并由此寫作而成的田野民族志。口述歷史民族志所表現出的對民眾日常生活的研究旨趣,與當代社會史研究透過普通人關注歷史變動和社會變遷的目標相吻合,為當代社會史研究探索路徑和研究前景提供了最直接的參考例證。口述歷史的采訪技巧,整理、寫作的規范是社會史研究者應該熟練掌握的。第一,做有準備的訪談者。訪談前充分的案頭工作是開啟搜集口述史料的前提。其中包括對訪談問題和訪談人的了解和熟悉;訪談提綱和問題的設計和論證等等。而其中最關鍵的是對訪談問題的了解。第二,處理好與受訪者的關系。口述史是由訪談者與受訪者共同完成的,因此,建立融洽的合作關系是做好口述史的基本要求。第三,保證口述抄本的真實。制作抄本就是整理口述史料的過程,它既費時又費力,且無捷徑可走。整理抄本第一要義是及時,以免放久了訪談的有些事情被遺忘;第二要義是盡可能保持原貌,甚至可以注明某些有意義的語氣和動作,以便于研究和分析。(責任編輯:瓊華、蘇榮春)
 

最新更新

熱點排行

最新圖書

热博RB88_热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