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國   西藏社會科學院.中國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頁->專題活動->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內容

潛研地質 造福百姓——西藏第一位工程院士多吉的口述記

日期:2011年10月08日10:31 點擊數:

文字整理: 斯倫•達瓦次仁

幾十年來,我默默地守候著自己的故園,用智慧與勤勞挖掘出既富饒又貧窮之地的一個又一個傳奇故事;憑借著對事業的執著和對理想的追求,在這片缺氧的土地上創造了許多像“羊八井”那樣的奇跡,為中國的高溫地熱資源勘察研究貢獻綿薄的力量,這也是我人生的目標。

一、求學與機遇
    1953年9月,我出生在西藏山南地區加查縣一個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普通農民。1974年,我走出了父輩們從未離開過的山村農舍,走進了夢寐以求的高等學府——成都理工大學(原成都地質學院)。我在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城市里,承受著生活等各方面的壓力,尤其是語言上的障礙,使我喘不過氣來。但是,我沒有退縮,對知識的渴望使我堅持下了四年的學習。我還對古色古香的成都有了更多的依戀,她也接納了我對真理的追求。1978年畢業后,我毅然回到了拉薩,走上了地質勘探與研究的工作崗位。此后的五年里,我憑借吃苦耐勞和實干的精神獲得了外出深造的機會,再次有機會來到成都。隨后幾年的艱苦野外實踐為我日后的地質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86年我又被派往北京學習英語,1987年到意大利比薩國際地熱學院專門學習地質勘測技術,隨后又到美國加州大學勞倫斯國家實驗室學習地熱資源評價及熱水礦床的形成機制。這一路走來,強化了我的研究及勘查技術能力,也使我的綜合能力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就在我準備離開美國時,美國專家提出了一系列優越條件一再挽留。而我一心想對中國地質做出貢獻,便婉言謝絕,對他們說:“我的根在家鄉,青藏高原才是我從事地質科研最理想的地方。”

二、事業和奮斗
    在國外學習相關知識后,返回拉薩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地質勘探工作中。我一直生活在物質極度緊缺的環境中,雖然條件簡陋一點,但我明白搞科研不能講條件。是啊,一張破舊的辦公桌,一個堆滿書的晃書架,除了這些,我還擁有什么?然而我根本不在乎這些,只是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對知識的渴望和對真理的追求上,積極從事地熱、礦產、水文、工程、環境地質勘察及科研工作。我曾參加完成西藏羊八井熱田淺層熱儲資源勘察及評價工作,負責實施羊八井熱田深部高溫資源評價,提交110MW發電裝機容量,主持完成羊八井熱田深部高溫資源開發性勘察項目,負責實施完成的熱田深井ZK4001孔,單井發電潛力達12.58MW,是目前我國第一口地熱高產井;主持完成的該熱田深部高溫熱儲形成機制研究,填補了我國高溫地熱成因機制領域的空白,建立了西藏羊八井高溫地熱系統形成及熱流體運移的新理論,確定了大陸非火山型高溫熱田新類型;參加完成了西藏重點地熱田含銫硅華地質調查,參加編寫《新型水熱成礦——西藏銫硅華》論著。近年來,負責開展西藏西部貴金屬礦產的找礦工作,在沙金找礦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在巖金找礦上發現重要線索,為下一步以熱泉型巖金礦找礦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羊八井地熱田是我國最大的地熱田,在國際上享有盛譽。但是,20世紀七八十年代,勘探研究工作還局限于羊八井盆地內的淺層熱儲。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內外專家開始對西藏拉薩市當雄縣境內的羊八井地熱儲量進行論證。面對大部分專家提出的羊八井不能打深井的觀點,我力排眾議,果斷地提出,羊八井不僅有可供開采的高溫流體存在,而且儲量極大,可以打深井。

    1996年我負責羊八井高溫深井技術工作。開始不久,在ZK4001深井施工過程中,遇到了特大井噴、深層熱儲溫度高、地層極易破碎、深部特大井漏等前所未有的技術難題。因為地層破碎,內含高溫水和氣,再三導致鉆頭卡殼。但為了穩定工人們的士氣和繼續開展工作,我以嚴謹的科學態度,對地質構造進行了反復分析和研究,并運用在國外學到的地熱勘查先進技術和工作經驗,結合具體地質條件,進行了現場技術指導和地質特征分析解釋,對所出現的問題及時提出正確的解決辦法和對策。經過大量細致準確的研究和不分晝夜查找資料攻克難關,終于成功地解決了這一技術難題。但是,生活總愛和我開惡意的玩笑,打井打到一千多米的時候,循環平衡作用的泥漿全部漏水,這一危險的征兆如何消除?經過苦思冥想我提出用冷水壓。當時大多數人對此質疑,面對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我仍然堅信自己最初的判斷沒有錯。我向工人們解釋清楚了技術上的問題,消除疑慮后的大家又返回了各自的工作崗位。這口深井在打到將近1500米時終于打通了。停工后,施工現場沒有了往日的喧嘩,更多的是工人們心跳聲和關注的眼神。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噴出液體的高度卻不見加增,工人們顯得異常浮躁,而我卻選擇了堅持等待。當時我就站在那個山坡上,從上午到下午三四點,就坐在那兒看它怎么變化。幾個小時以后,大量的石頭噴得越來越高,大概有八九百米的半徑范圍,從羊八井那個溝里傳來很大的聲音。石頭的迸發聲與工人們的歡呼雀躍響徹寬廣的雪域高原,震撼著所有的藏族兒女,舉世矚目。


最新更新

熱點排行

最新圖書

热博RB88_热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