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國   西藏社會科學院.中國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頁->專題活動->江孜抗英斗爭110周年->內容

江孜抗英失敗對西藏的影響

日期:2014年05月30日11:22 點擊數:

                                  華 達

江孜抗失敗對西藏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國家的主權進一步喪失,半殖民地化更進一步,英帝國主義在西藏的滲透無孔不入,親帝分裂勢力禍害西藏人民,危害祖國統一。

(一)加速了西藏半殖民地化的進程,使西藏人民陷入被剝削被奴役的苦難深淵。第二次侵略戰爭后,英帝國主義通過強迫我國政府與其簽訂不平等條約,在西藏獲取了嚴重損害我國主權的一系列特權。經濟上開設商埠,強行通商。劃定江孜、亞東為商埠,常駐英國商務代表,設立固定的官方機構。軍事上在我國領土上駐扎軍隊。在江孜常駐一個連,在亞東常駐一個排,名義上是商務代表處的衛隊。建立為掠奪服務的基礎設施。設立郵電設施,從錫金經亞東到江孜,架設電線、興辦郵政,由英國人經營電話、電報、郵政業務。設立驛站,以1904年英軍侵略時的兵站為基礎,在亞東——江孜沿途的春丕塘、下司馬、告烏、帕里、堆納、多慶、嘎拉、薩馬達、康馬、少崗、江孜等地設置12個驛站,由英國人管理、經營。住宿驛站的人,首先是英、印進出西藏的官員及隨員,其次是印度、錫金的西藏上層人士,一些與英印有特殊關系的西藏商人或其他人員也可住宿,但必須持有英、印駐拉薩總領事館或亞東、江孜商務代表處簽發的住站證。這些在我國境內由外國人建立經營的設施,長期為英、印人員和少數西藏分裂分子進行活動提供了方便條件。在我國領土上建立租界。英國在1908年前后強占亞東的下司馬鎮為租界,英國商務代表在當地享有類似領事裁判權的權利,直接統治該鎮。英、印商人等在當地享有特權。鎮里的民事糾紛和案件等均由英國商務代表審理。英國人和印度、尼泊爾商人等的違法活動均受英國商務代表處的保護,西藏地方政府官員和亞東頭人無權過問。

英國人壟斷了西藏的對外貿易,把西藏變成英國商品銷售地和掠奪原料基地,外國商品充斥西藏的市場,這種情形嚴重削弱了西藏與祖國內地的經濟聯系。由于內地生產技術落后,運輸距離遠,運輸工具落后,成本和價格高,無法與機器生產的外國商品競爭,西藏與內地的貿易大幅下降。經濟聯系的削弱,導致政治關系疏遠,為政治上的挑撥離間提供了契機。外國商品的大量涌入,破壞了西藏農牧業和手工業正常發展,使西藏經濟成為英國經濟的附屬品。西藏的買辦資本與外國資本一同操縱西藏的市場,囤積居奇,巧取豪奪,使西藏的農牧民處于饑寒交迫之中。當時,抗英軍民自發編吟的一首民歌唱道:
江孜碧綠的谷盆,
猬集黃發的洋人,
見此可憎情景,
怎有發家之心?!
它深刻反映了西藏人民對帝國主義侵略掠奪無心建設家園的悲憤之情。

(二)帝國主義加緊培植親帝分裂勢力,埋下了西藏分裂動亂的禍根。帝國主義從第二次侵略西藏的戰爭中認識到,僅憑武力難以達到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的目的,于是變換手法,開始在西藏上層中尋找代理人,培植親帝分裂勢力。

在20世紀初,藏語中還沒有“獨立”這個詞,所謂“西藏獨立”,英帝國主義是始作俑者。1907年英俄兩國簽訂關于西藏的協定,把中國在西藏的主權篡改稱為“宗主權”。這是在國際文件中第一次公然篡改中國對西藏地方的主權。1913一1914年英帝國主義一手操縱了旨在制造“西藏獨立”的西姆拉會議。會前幾個月,英國侵略分子貝爾親自進藏謀劃,向西藏地方準備參加西姆拉會議的代表夏扎•邊覺多吉鼓吹“宗主權”具有“獨立”的含義,指使夏扎大肆搜羅有關“漢藏疆界”的材料,作為制造西藏“脫離”中國的根據,密謀對付中國中央政府代表的辦法。西姆拉會議一開始,在英國人的策劃之下,夏扎先拋出提案,首次提出“西藏獨立”的要求,提出劃定所謂“中藏邊界”,“西藏疆域”要包括青海和川滇藏區。在爭執不下的情況下,英國代表麥克馬洪又提出一個折中方案,把我國的藏區劃為內藏與外藏,要求中國政府承認“外藏自治”,“不干涉其內政”,內藏則可由中國政府管轄。會議期間,夏扎私自和英國代表聯絡,用秘密換文的方式,劃定了一條中印邊界東段所謂的“麥克馬洪線”,把歷來屬于我國領土的九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劃給英屬印度。至今這塊包括六世達賴出生地門達旺在內的中國領土,仍被外國占領著。英國人得到了通過戰爭得不到的好處。

1942年夏,為親帝分裂分子控制的西藏地方政府突然通知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今后有事接洽,須先通過外交局,把國民政府駐拉薩的辦事處,同英、尼等國同樣視為“外國”代表機構,暗示西藏已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1947年3月,英國操縱在印度新德里召開了泛亞洲會議,邀請亞洲所有國家參加。英國指使印度邀請西藏作為獨立“國家”參加會議。英帝國主義者在會上作了精心布置,在懸掛的亞洲各國國旗中,把所謂的“雪山獅子旗”作為西藏的國旗,與亞洲各國的國旗并列懸掛,并讓西藏的代表坐在主席臺上。在會場懸掛的亞洲地圖上,競將西藏劃出中國的版圖。

1949年6月下旬,西藏地方政府在印度駐拉薩代表處代表黎吉生的策劃下,發動了“驅漢事件”,公然驅逐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派藏軍包圍了國民政府駐拉薩機關,關閉了中央設立在拉薩的電臺和學校,限令國民政府駐藏人員、在拉薩經商的漢人和漢籍喇嘛一律離藏。

在英國的苦心經營下,通過拉攏引誘、殺害上層愛國人士等伎倆,在西藏培植了一小撮親帝分裂勢力,不斷違背歷史潮流,企圖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隨著英國的衰落,美國取代英國繼續支持“西藏獨立”活動。西藏和平解放后,驅逐了帝國主義勢力,廢除了外國在西藏的一切特權,但是反分裂斗爭沒有停止。1959年在帝國主義的支持下,西藏反動上層發動了武裝叛亂,在國際反華勢力的支持下,十四世達賴集團在境外成立了“流亡政府”,制造了一系列分裂破壞活動,嚴重干擾和破壞了西藏的和諧穩定。當年江孜抗英的炮火硝煙早已塵埃落定,但我們清除侵略者留下分裂遺產的責任尚未完成。今天的反分裂斗爭,是中國人民自近代以來反抗帝國主義侵略斗爭的繼續,涉及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和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必須以堅定的意志堅決的行動,徹底打贏這場持續了一個多世紀的戰爭。
(責任編輯:蘇榮春)

最新更新

熱點排行

最新圖書

热博RB88_热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