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國   西藏社會科學院.中國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頁->專題活動->江孜抗英斗爭110周年->內容

英國侵略軍對西藏人民犯下的罪行

日期:2014年06月06日15:42 點擊數:

                                    丁 勇

英國侵略軍的到來,打破了雪域高原的寧靜,給在和平環境中與世無爭,祖祖輩輩耕作放牧的人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他們的房屋被燒,家園被毀,妻女被奸淫,生命被涂炭,信仰被玷污。侵略軍的罪行罄竹難書。

(一)侵略軍犯下了制造戰爭的罪行。這場戰爭是侵略者強加在西藏人民頭上的,愛好和平的人民被侵略者制造的種種借口和強盜邏輯拖入了戰爭的苦難深淵。

1、侵占我國領土挑起戰爭。英國通過1890年的《中英藏印條約》,初步實現了打開西藏門戶的侵略目的。1894年亞東商埠正式開市,此后印藏貿易每年都有所增長。但是英國侵略者不能以此為滿足,而是執意向北推進其侵略據點。他們利用《藏印條約》中對藏錫邊界的模糊規定,制造邊界糾紛,硬說西藏境內的甲崗在錫金境內,指責藏族人民侵犯邊界,要求中英派員會同勘界,清朝駐藏大臣奎煥打算接受英方要求,但西藏地方政府反對勘界,主張維持原來的藏錫邊界,即以鄂博為界。西藏地方政府的主張是有歷史依據的,甲崗以南的邊界早在1795年即已勘定,樹有界碑,并于1821年、1844年和1851年經過漢藏官員查勘,連英屬印度總督額爾金也不得不承認中方的這一主張“如予以漠視是不公平的”。西藏方面不承認甲崗為錫金領土,于是懷特于1902年率兵侵入甲崗,驅趕那里的百姓,拉開了第二次侵藏戰爭的序幕。

2、借口談判“邊界和通商”問題挑起戰爭。英國發動第二次侵藏戰爭,并沒有宣戰,而是以派一個使團到拉薩談判為借口而展開的。他們稱使團是一個“和平”的代表團,目的是簽訂邊界和通商條約。侵略軍被稱為使團的“護衛隊”。我們來看看“護衛隊”的規模。1904年6月,《泰晤士報》曾經吐露過這個護衛隊的兵力:計有官兵2800名的四個士兵團,400名皇家狙擊兵,一個250人的英國山炮隊,一個100人的土兵山炮營和一個200人的土兵山地步兵連。除來福槍、手槍和其他火器不計外,尚有12門大炮和幾挺馬克沁式機關槍。據《泰晤士報》顯已縮小的資料,這支部隊的官兵總數為4600名。此外,尚有3800名搬運夫和同等數量的運輸人員。這支軍隊共計有11500人以上。另有7500頭牲畜,700輛大車和950輛雙輪車供軍中使用。不久后,又續派一個山炮連和兩個皇家狙擊兵連開往西藏。這支“護衛隊”超出當時藏軍總兵力的幾倍。其真正的目的不是談判,而是打仗。

他們到拉薩是為了通商和邊界問題而簽訂條約的嗎?我們來看看1904年9月7日在駐藏大臣有泰的逼迫下西藏地方政府與榮赫鵬簽訂的《拉薩條約》,其主要內容有:(1)承認1890年中英條約所規定的錫金與西藏的邊界;(2)開江孜、噶達克及亞東為商埠;(3)不得抽稅;(4)英派員監管各商埠;(5)西藏賠償英政府50萬英磅,合750萬盧比,每年10萬,分75年繳清;(6)英國在春丕駐兵至賠償賠款繳清;(7)西藏將自印度邊界至江孜、拉薩之炮臺、山寨等一律削平;(8)西藏非得英國同意不得向任何外國轉讓、租借土地,不允許任何外國派員或代理人進入西藏,等等。盡管其中有邊界、通商的內容,但是根據該條約,中國在西藏的主權盡失,西藏成為英國獨霸的勢力范圍。這根本就不是邊界和通商條約,而是吞并中國西藏領土的條約。

此外,英國間諜在西藏被抓、俄國人在西藏的滲透都被炒作成挑起戰爭的理由。更令人費解的是,中國在西藏的主權也成為發動戰爭的理由。寇松在1903年1月8日向英國政府的一份報告中,將英國欲與西藏地方直接打交道失敗的原因,歸結為“第三者插手我們與西藏之間”,這個第三者就是中國,因此,他將中國在西藏的主權篡改為宗主權。為了削弱中國政府在西藏的地位,他要派一個有武裝護衛的使團到拉薩簽訂一份有西藏代表直接參加的條約。

(二)侵略軍犯下了屠殺罪。最令人惡心的是榮赫鵬之流偽裝和談,誘使藏軍熄滅火槍的點火繩,進行無恥的屠殺。榮赫鵬的《英國侵略西藏史》是這樣說的:麥克唐納與余已經一度商洽,覺得此種情勢之下,唯一辦法,即將彼等繳械遣散。余兩人同往當地視察,發現垣后之藏人擠作一團有似羊群,一方我步兵已在山旁據有陣勢去藏軍僅二十碼;另一方我之麥格沁機槍與大炮已向彼等瞄準,相距不過二百碼。我騎兵已在平原嚴正以待,相去不過四分之一哩。我印兵實際上逼近城下,其槍尖直指藏兵,相距僅數尺。拉薩將軍本人及其左右則另在垣外之我軍方面,雜在印兵隊中。

……余遣鄂康諾大佐向彼宣告,余與麥唐納將軍欲解散其軍隊;彼除含怒不言外,一無所事;稍停片刻后,解散藏軍事,實已開始,彼乃親手撲一印兵,拔手槍擊斃之。……其他藏兵立即開槍。我軍亦同時放槍,大炮及麥格沁炮皆開始發射。藏方劍手逢人輒沖殺,勇敢冒險的《每日郵報》通訊記者堪得列爾身受十余創傷;而軍官當洛浦亦受重傷。藏軍同時集中力量向我沖鋒,此一瞬間幾將我單薄之陣線沖破而俘我使節與軍官。然此一瞬間迅即消逝。數秒鐘之后,我之來復槍與大炮已將烏合之眾掃射無余。拉薩將軍本人開始時即經殺死,數分鐘后,全部工作告竣。平原遍處皆藏人尸首,我軍未奉命令即自停止射擊,然事實上每人放槍才十三響耳。

彼德•費萊明在《刺刀指向拉薩》中這樣寫道:這不是戰斗,而是一場大屠殺。哈多是一名諾福克團的馬克沁機槍手,當晚,他給母親寫信說:“這場屠殺太令人惡心了。盡管將軍命令盡可能地擴大戰果,我還是停止射擊。”……估計有一千五百人的西藏軍隊在戰場上留下了六百至七百具尸體,其中包括那位拉薩將軍。……英軍中六人受傷,沒有一個人的傷是致命的。

據統計,曲米新古一役共有1400多藏軍犧牲,僅380人逃出。到英軍簽訂《拉薩條約》撤出西藏時,有四五千藏族同胞被屠殺。

(三)侵略軍犯下了破壞宗教活動場所罪。英軍在侵略途中,于1904年4月初毀掉了靠近康馬宗的多古至卡蘆之間的強木寺和貢明寺,拆毀殿堂,把木料當柴燒。紫金寺是娘文曲吉、達娃、欽念洛珠和宗喀巴等高僧們居住過的聞名古寺,寺廟規模宏大,建筑雄偉壯觀,共有9個扎倉和擁有40根柱子的大殿,還有9個拉章的房屋和60所僧舍。英軍攻占紫金寺實施搶劫后,將這座古寺付之一炬。乃寧寺歷史悠久,早在藏王赤松德贊時期,堪欽布迪薩多的門生江白桑旺見此地與“圣地多吉丹”相媲美,就建造了乃寧寺。在寧瑪派盛行時期,該寺有6個扎倉,近萬名僧人。大殿經堂上師殿內珍藏著一幅沐浴釋迦牟尼的唐卡。唐卡是明太祖賜給國師江央堅贊的贈品。英軍在攻占乃寧寺的第二天,放火燒了大經堂。英軍在占領白居寺后,將珍貴文物搶掠一空,并將佛堂改為食堂,將轉經筒釘上釘子改為食品輸送帶,恣意踐踏藏族人民視為神圣的寺廟和佛器。侵略軍還炸毀了該寺觀音自在佛堂曬佛地和兩面墻上的夜叉屋頂,觀音自在佛堂的金、銅佛像、《甘珠爾》全套、《丹珠爾》全套、四繼部眾佛像約四十余幅,均慘遭毀壞。英國《每日記事報》記者披露:“遠征隊洗劫了寺院。過去幾個星期內,成袋的勝利品通過山間小道,陸續不斷地運往印度。這些口袋里的東西給軍官的妻子和朋友帶來了歡樂。”據不完全統計,從亞東到江孜,英軍就燒毀了20多座寺廟。今日一些西方人指責中國西藏“傳統文化遭到毀滅”,請問他們的祖先又是如何破壞和毀滅西藏的傳統文化的呢?

(四)侵略軍犯下了搶劫罪。榮赫鵬的侵略軍在崗馬,就搶去了當地百姓的牛羊兩成多頭,宗山失守后,侵略軍看到藏南的大門已打開,更加有恃無恐,縱容士兵四處搶劫。侵略者頭目也承認,他的士兵在西藏凡遇到有“牛、馬、羊及其他作戰物資,均群聚嘯然而圍之奪之,以資戰爭之用”。據一些零星的藏、漢文資料記載:英軍在帕里、江孜等地,他們打開倉庫、闖入民宅,搶劫糧食和藏族軍隊留下的彈藥。他們還闖入寺廟,搶掠文物典籍,洗劫寺院財物。寺院內的佛像、經典、佛塔上鑲嵌的松耳石、珊瑚、貓眼石、琥珀、鉆石、金銀供器和佛冠、佛耳環、佛珍珠,以及用龍紋緞、嵌花緞和四相緞等制成的大批殿堂飾物,這些無價之寶都被侵略者搶掠。他們還恣意剪壞了白居寺新舊兩幅約五層樓高的緞繡佛像,并盜走了蒙古、尼泊爾產的古制珍貴大鐃鈸。
根據通往邊界驛站所掌握的情況,英軍掠奪西藏人民貴重物品,明火執仗運走的(不包括他們裝進私人腰包的)就有460余馱(每匹馬馱兩袋為一馱)。侵略者頭目之一的麥克唐納也承認,士兵們搶奪的戰利品堆積如山,這些戰利品都陸續不斷地運往印度。他自己還供述:“1905年1月,我因有特殊職務,被派到加爾各答,擔任分類編訂圖書及珍貴物品目錄工作。這些東西,就是我同威德爾大佐在西藏搜集的,件數之多,須有400多騾子才能馱運。里邊包括有許多珍貴而稀罕的喇嘛書籍、神像、宗教作品、盔甲、武器、圖書、瓷器等物。”

(五)侵略軍犯下了破壞財產罪。英國侵略軍給西藏人民的財產造成巨大損失。貪婪的侵略者對帶得走的財產就搶,對帶不走的就破壞甚至放火燒掉。英軍在白居寺把菩薩的綢緞衣服撕成小塊,做馬墊子,包槍,擦槍。8米高的佛祖銅像太大,無法搬運,英軍就狠狠地在右腿上砍了數刀,至今還能看到刀痕。帕拉莊園也是被英軍縱火燒毀的。

噶廈政府在戰后曾指派兩名僧俗官員,負責救濟受難百姓,修復遭到嚴重破壞的政府機構設施和寺廟。總共用去藏銀11623兩,按當時最低價格折算青稞650888公斤。戰爭給各階層人民都造成慘重損失。以中等貴族扎君巴一家為例,損失達1574.2兩藏銀,折合青稞88183.2公斤;以中等差巴仲桑康巴家為例,被英軍搶掠的財物合計藏銀943.2兩,折合青稞5210多公斤。由于侵略軍的大肆掠奪和踐踏,使江孜幾千畝土地當年絕收,使亞東到江孜,江孜到拉薩公路沿線農牧業經濟數年都不能恢復元氣。西藏地方政府每年不得不從府庫中拿出糧食和物品救濟災民。僅以江孜地區為例,1905年地方政府救濟了328202公斤糧食。西藏地方政府給予因英軍損壞禾苗而無收成的災民救濟青稞78400公斤。為修復被英軍破壞的江孜宗政府和白居寺、紫金寺、乃寧寺,支付藏銀23800多兩,折合青稞651000公斤。

戰爭已經過去110年,但侵略軍對西藏人民犯下的至少五重罪行是難以令人忘卻的。十四世達賴稱英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與西藏有著悠久的“友誼”。大概他太健忘了,被十三達賴恨之入骨的英國侵略者,怎么到了十四世達賴眼中,就偉大起來了呢?友誼也不知從何談起。英國侵略軍在西藏犯下的罪行,必須記在英國身上。
(責任編輯:蘇榮春)

最新更新

熱點排行

最新圖書

热博RB88_热博体育